第二百六十八章大结局下全(1/2)

加入书签

  这是真正的外星飞行器。传说中的ufo。他们亲眼看到了这种来自宇宙中,还能正常运行的ufo。

  这一瞬,举世哗然。

  几乎是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露出深深的震撼惊骇之色,各国代表们,盘龙们,飞龙卫们,还有郑家和龙家。

  华国的高层同样露出震骇之色。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禹家的这艘外星飞行器还是完好的,它能正常运行,难道禹家掌握了它的运行方法?”各国代表惊骇交加,他们的心中闪过恐怖的想法,但接踵而来的就是更深更迫切的贪婪。

  能够正常运行的外星飞行器,它的价值远远超过了暴废的外星飞行器,这一艘外星飞行器的价值,远远不是梵蒂岗的那艘可以相提并论的。

  缓缓起飞的暗金色庞然大物,发出耀眼的光芒,它的光芒激发出了人类内心最深处的贪婪和*。

  卫澄抬起头,看着它缓缓起飞,等它完全脱离地面,东十一岛,出现了一个恐怖的,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天坑。

  那暗金色的飞行器,庞大而瑰丽,它的完整形状,竟是一只暗金色的,庞大的兽型,那兽型狰狞万分,八只如同眼睛的前灯,竟也透出无尽的冰冷和凶光,露出森森獠牙的巨口中,那里面似蛰伏着无尽恐怖。

  那细密的翅膀和数不清的腿刀,以及最坚硬的硬壳,似乎都藏了宇宙中最可怕的能量,仿佛只要轻轻一挥薄翼,或者一个弹腿就能将地球切割成两半。

  太恐怖了!

  人们心底的贪婪和*,在感受到它的恐怖后,几乎是瞬间就被无止尽的恐惧所取代,哪怕是最贪婪的野心家,在这一刻,都不由自主地感受到恐惧。

  “不,怎么会,怎么会如此恐怖!”

  “它太吓人了,但是它真的好威武。”

  “在它的面前,我竟然产生想要跪拜的冲动。”

  人们心中生出无边的恐惧和臣服,在这样的一艘恐怖的外星飞行器前,人类显的那样的渺小而微弱,人们就像是正在玩闹的一群蚂蚁,纷纷抬头茫然地看着这艘神祇的座驾缓缓起飞!

  他们真的能得到这样一艘飞行器吗?这样一艘飞行器真的是他们能够驾驭的了的吗?宇宙中有太多太多未知神秘的事物,这艘飞行器完全唤醒了他们对宇宙深处的敬畏和向往。

  “这样一艘外星飞行器,真的被禹家控制了吗?”某国代表喃喃自语,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各国代表眼底的光芒迅速地破碎,然后黯淡,只余下瑟瑟发抖。

  段枫的脸色在一瞬间苍白如纸,眼中有疯狂,有不甘,但最终直余绝望。与眼前的庞大外星飞行器相比,他的野心被衬托的那样的渺小和可笑。

  郑家和龙家更是面露复杂地看向禹家,禹家到底得到了什么?他们守着这样一艘外星飞行器这么多年,真的什么也没有得到过吗?不,那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即便是傻瓜,也会知道,禹家定然从这艘外星飞行器上得到了他们不敢想象的好处。

  可是,他们却没有置喙的力气。无力感深深地袭上心头,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又怎么感觉不到他们和禹家的差距?

  卫澄仰着小脸,眼中是异常闪亮的光芒,真是太美丽,太威武了,对,在全世界都震骇于它的威压之时,她所感受到的,只是它的美。

  禹楠默默地看向亚当,这一刻,他开始好奇亚当的身份。

  亚当迎上禹楠的视线,微微勾起大嘴露出一抹笑,卫澄回头,看着亚当眨了眨眼睛,清澈漆黑的眸子里突然流露出一丝不安。

  她快步走到亚当的身边,伸出小手抓住他的手臂,黑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轻唤:“亚当?”

  亚当低头,没有向往常那样欺负她,只是抬起惨白惨白的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微微上扬的血色大嘴,带着几分温和。

  “贪婪,愚蠢,自私,你们该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突然地,一个华丽好听到让人沉醉的美妙声音从天空上缓缓传进所有人的耳膜,纵然那声音如此美妙,但却是让人心头蓦然一凛,所有人都是心头巨震。

  他们纷纷抬头看去,就见一道美丽到让人窒息的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天空中,他的脚下踏着一口巨大的血色棺材!

  那血色的棺材缓缓飘移,一眨眼就已经到了众人的头顶。

  那人穿着蓝色的长袍,晶莹的三千雪丝如九天银河落下,蜿蜒飘摇在他的身后,他面似银月盘,额头饱满,睫毛也是雪色,如两把白羽扇子,鼻梁高挺笔直,嘴唇轻抿,樱粉如花瓣,娇嫩欲滴。

  一双浓紫艳红的双眼深沉如渊,却淡漠而无情,如同高高在上的神谪,俯瞰着在场的所有人。

  不,他就是神谪。

  所有人都看呆了。

  是首领!首领出现了!卫澄抓着亚当衣袖的手不断收紧,眼中流露出一丝紧张。

  就在这时,通过卫星的监控看到这一幕的高层中,突然有人回过神来,惊呼道:“是他,那个外星人!”

  外星人出现了,那个外星人出现了!

  可是,他不是尸体吗?为什么他活了?

  这一刻,全世界都陷入了一种茫然而迷惑的情绪当中,随即便是深深的恐惧不安。

  这么多年,这个外星人难道就一直生活在地球上?天呐,这可怕的认知,就如同你有一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的床榻之上竟卧了一头猛虎。

  这种后怕和恐惧让无数的阴谋家们心中不自禁地生出了无尽的胆寒之意。尤其,这个外星人还以这种震撼人心的恐怖姿态出现。

  棺材本来会让人感到不祥,但是,这个外星人脚下的那口巨大血棺,却只让人感到敬畏和神秘,甚至还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之意。

  他美丽而冰冷,抬起晶莹如玉的洁白手掌,美丽如贝壳的晶莹指甲,优雅地朝着旁方轻轻一抓。

  各国代表们抬头看去,就见他们的战斗机,竟如同被一只恐怖的大手捏住了脖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变形,最后粉碎,禹家一方的战斗机,呆愣了数秒,惊恐片刻,缓缓退去。

  而下方,各国的代表们傻眼了,他们的眼中露出彻骨的恐惧,太可怕了,这个外星人太可怕了,他只是轻轻一捏,竟就将他们的十数架战斗机捏成粉碎,连机带人一起消失不见了。

  这种手段,让他们禁不住怀疑,恐怕就是核武器也能被他当成点心一口吞下。

  首领面上波澜不兴,他随意地看向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地球卫星监控的方位,他淡漠的脸庞映入那些各国高层的眼中,淡淡开口,“这是警告。”

  他话音落下时,美丽的手掌蓦地向下一按!

  只是随意地一按。

  各国代表们的刚要露出惊恐之色,但不等他们发出惨叫,他们连人带船,瞬息间化作了粉碎,消散。

  教皇和段枫,同样无声无息地泯灭于那一按之下。

  监控里看到这一幕的各国高层,同时沉默。这是一个警告,警告他们,若是他们不老实,恐怕也会被一掌摁死,不,甚至是整个世界都会被一手捏死。

  嘶!

  看着那些兴势冲冲而来的各国代表们转瞬飞灰烟灭,余下的人都不禁纷纷露出感慨之色,看着这可怕的外星人,他们的心都难以升起喜悦之意。若是这外星人要做一些危害地球的事情,恐怕整个地球都要遭殃。

  首领似乎很满意自己造成的结果,他微微勾了勾唇角,低头,看向卫澄,卫澄紧张地看着他,瞪的圆圆的眼睛里满是警告之色。

  首领顿时流露出好笑之色。

  卫澄在紧张或者警告什么,恐怕只有她和亚当,还有首领知道。

  就在这时,全世界的各国高层纷纷至电而来,禹楠亲自接听,但所有的内容无一不是向外星人发出和平共处的请求,并且请求禹楠,让他努力做好外星人和地球之间的友好联络员。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贪婪*,阴谋诡计,都化作了妥协和服软。

  整个世界都妥协了。

  禹楠哭笑不得。他和外星人也许比其他人熟悉一些,但真正和外星人关系很好的是澄澄啊。

  禹楠看向卫澄,却见卫澄正紧张地盯着首领,完全没有高兴的神色,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不正常啊,依澄澄的性子,见到朋友应该很高兴的。但澄澄现在却是一幅护食的模样护着压当,反而紧张地瞪着首领,禹楠心中不禁闪过一抹深思。

  首领伸手一招,那艘庞大的外星飞行器便寸寸缩小,被他收了起来,转瞬不见了。

  然后,血色的巨棺缓缓向下而来,‘砰’地一声,落在了地面上,首领走下巨棺,将巨棺收起,望向卫澄和亚当的方向。

  亚当向首领走去,卫澄一把拉住他,脸上满是焦急,圆圆的眼睛里不由因着急而冒出了水光。

  亚当和首领同时弯起了唇角,亚当拍了拍她的小脑瓜,拉开她的手果断朝着首领走去。卫澄站在原地,有些难过地看着他的背影。

  然后,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亚当走到首领的身边,他的身体渐渐变的透明,只到化作了一道能量,飞进了首领的体内,亚当,不见了。

  卫澄一眨眼,一滴泪珠就掉了下来。眼睛和鼻子微微发红,死死地盯着首领。

  首领微笑着朝卫澄走来。

  卫澄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堵气地一转身跑到了禹楠身边,首领无奈抚额。

  禹楠压下心头的震惊,抱住女孩儿,卫澄看了眼禹楠,心头的哀伤顿时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她小嘴一瘪,‘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她心里难受,虽然早已猜到了这种结果,但是,当真的看到亚当消失,她还是很难过很难过,虽然亚当长的丑,还总是欺负她,但她还是好难过。

  所有人不禁倒抽了一口气,橙看着首领,眼中也闪过震撼之色,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从来就不存在亚当这个人,他只是首领用能量凝聚出来的一具分身而已。

  禹楠低头把女孩儿脸上的泪擦干,“别哭,澄澄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亚当不是真的不见了,他就是首领啊。”

  “我知道,可我就是难受。”卫澄哽咽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可能是在嫉妒我的美貌。”首领走了过来,对禹楠说。

  禹楠看向了首领,首领微微一笑,卫澄也抬起头,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愤愤地瞪着他,最后不得不承认,首领的确是比她美。这个发现让她心里越发憋闷,眼睛一红,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她嫉妒地看着首领,看着他漂亮的眼睛,美丽的头发,她还依然记得那头发的触感是多么的想让人占为己有,还有他脖子上的白玉珠,手指上的七彩宝戒,漂亮的手和晶莹的指甲,从头发丝到脚指甲,他就没有一处不美。

  明明知道亚当就是首领,首领就是亚当,可她还是更喜欢丑八怪。

  的确,与她相处最多的是亚当,虽然在血棺里,首领也用心地教导她,但她对亚当的感情更深一些,人都是感情动物,她和亚当虽然总是互相作对,但是,也只有他们知道,他们早已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禹家主,小可爱,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亚当亚罗。”首领微笑着看着他们。

  卫澄眼睛红红地看着他,首领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揶揄的嘲笑,“真傻。”

  “你才傻。”卫澄大怒,本来想骂他丑八怪,可是,面对着首领这幅模样,那‘丑八怪’三个字竟是如同卡在喉咙里一样,怎么也骂不出来,卫澄把自己憋的小脸通红,愤愤地一扭头不看他。

  “小可爱,你太以貎取人了,我换了幅样子,你就这样对我。”首领瞧着她有些委屈地说道。

  “以后不能让我看恐怖的大书。”卫澄眨了眨眼睛,开始讲条件。

  首领笑而不语,心中冷哼,小可爱太天真了。

  “我请你帮忙的时候,你不能提出恐怖的条件。”卫澄继续道。

  首领翻了下眼睛,小可爱想的美。

  看见他那种让人气急的表情,卫澄定定地看着他,首领这幅这样子,真是和亚当太像了,不,不是太像了,而就是一模一样。他们是一个人,只是样子变了而已。

  卫澄巴眨着眼睛,盯着他瞧,首领有些自恋地看着她,若有所思地说:“小可爱,难道你爱上了我幻化出的那个样子?”

  她爱上了亚当的丑样子?肿么可能!她爱的只有楠楠。

  接收到她鄙视的目光,首领扬唇微笑,小可爱能想通就好。

  一场风波就此过去,但东十一岛也被毁了,禹五下令重新修建,而大家此时纷纷离开东十一岛,卫澄则扑向那齐聚此处的无数盘龙卫。

  卫澄与他们第一次见面,有的人完全是生面孔,但有的人却是在电视和杂志上看到过。盘清,徐崇熹就在其中。

  “你们辛苦啦,主人要请你们吃饭。”卫澄看着他们,小手一挥,威严又大方地道。

  所有人都好笑地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一个盘龙卫这时道:“主人,您脸上还有一颗泪珠没擦掉呢。”

  此话音一落,盘龙卫们纷纷发出一声声低沉闷笑,卫澄眨了眨眼睛,小脸霎时铁青,她抹掉眼泪,恶狠狠地瞪了那个让她丢脸的盘龙卫一眼,但仔细一看,那家伙竟然是荒岛上的野人。

  “哟,没想到你换了衣服,倒也像回事嘛。”卫澄夸道。

  禹楠这时走了过来,道:“感谢大家危险之时来相助,禹楠和澄澄感激不尽。”

  卫澄点也连连点头,说:“你们真是棒棒哒。”

  众多盘龙卫沉默,然后道:“没什么,我们只是想见见我们的主人而已。”然后,大家好笑地看向卫澄,这个主人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明明很可爱,却总想让人把她逗弄哭。

  盘龙卫们的眼神都很古怪,卫澄还浑然不觉地摆出威严的样子。

  禹楠邀请大家齐聚禹村,大胖子和禹大柱两位厨道高手首次见面,喜的卫澄还没闻到饭味儿就已经口水连连,她那幅馋样让她好不容易装出来的威严尽毁,最后,还是澈澈和阳阳亲自找了过来,这才见到了妈妈。

  妈妈要好吃的,不要他们,妈妈真是太让人无奈了。

  卫澄看到孩子们,眼睛顿时一亮,亲亲这个,捏捏那个,一段时间不见,两个小娃娃明显又长了不少,头发更浓密了,皮肤更白嫩了,眼睛更大更圆了,还长了两颗小白牙出来。

  卫澄在这边玩孩子,不远处山坡上停留下的一片黑鹰里,其中一只鹰的眼睛也正灼热地盯着两个小宝宝,那犀利的鹰眼中,甚至泛起了绿光,微张的鹰嘴里,甚至流出了一道哈喇子。

  哎呀,坏女人生的小娃娃完全不像坏女人那么可恶,反而可爱的很,应该像极了老大小时候。

  那只鹰不是别鹰,正是卫鹰鹰。

  卫澄此时俨然没有注意到有只鹰正在窥视她的孩子们,她得意洋洋地将孩子们装进两个大筐里,一手拎着一个,打算让孩子们和众多的盘龙卫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去要礼物。

  她打的一幅好算盘,却不知盘龙卫们早就知道了她的心事,任她好一会儿暗示,却愣是谁都没有拿出见面礼,气的卫澄不禁噘起了嘴,然后悻悻地去找禹楠告状,“他们真是都太小气了。”

  孰不知,等她一走,盘龙卫们纷纷拿出各式各样的礼物逗孩子们开心,澈澈和阳阳一个笑眯眯,一个呆萌萌,两人不动声色地将礼物都收了起来,想着,等晚上的时候,再拿出来给妈妈看,妈妈一定很高兴哒。这些礼物,一定会堆满他们的卧室。

  大家相聚完,盘龙卫们陆续离开,他们都是身份紧要的人物,很忙的。

  看着他们匆匆离开,卫澄很是欢乐地大声吼道:“等有空了主人去宠幸你们啊!”她挥着小手道。

  盘龙们纷纷对她投以微笑纵容的眼神。

  郑子传被安置在了祖宅里,经过亚当的治疗,他后背的伤已经被修复了,目前只是昏睡,已经性命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