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又是一年毕业季,关仰天时隔六年再次站在麻省理工的讲堂上,宽敞的阶梯教室里座无虚席。

  这些学生之中有些人比关仰天年轻,而有些比他年长,相同的是他们脸上兴奋的神情。

  即使关仰天当年是被学校开除的,但不妨碍麻省理工把他列为近几年最优秀的校友之一。这两年riffsy公司的发展势如破竹,估值一再上涨,据说即将上市,投资者们简直要疯狂了,仿佛没有什么能抵挡得住它前进的脚步。

  可是关仰天越来越低调,几乎不在任何镜头中出现,他的崇拜者们只能从其他公司管理者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他的近况。

  所以当听说麻省理工邀请他回校演讲,大家都了,这间教室差点被挤破,不仅后排站满了人,连外面走廊都是人。

  关仰天没到,大家热火朝天的议论着,关仰天一出现,他们立刻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部望着他,

  继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关仰天站在话筒前,扫视全场,掌声慢慢消退,又恢复安静,

  “我今天很荣幸能和你们一起参加毕业典礼,麻省理工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之一,可惜我没有从这所大学中毕业,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我不是一个好学生,你们不能模仿我。”

  教室里响起笑声,

  大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清冷的男人,语气也能这么轻松诙谐。女孩满脸崇拜的看着他,眼睛都要发直了,事业有成的男人太有魅力。

  “学校让我来讲讲我的故事,我想了想,其实我的故事没什么了不起的,正如有人说过我是天才,可我这个所谓的天才,本来可以成为一个画家,不过我已经很久没动过画笔了。”

  很显然大家都惊讶关仰天居然会画画。

  “我的故事可以概括为两个部分,十二岁以前和十二岁之后,十二岁以前,我的人生是我母亲决定的,她为我安排好了一切,精准到每分每秒该干什么,她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艺术家,协助她接管家族产业。我那时从不对明天抱有任何期待,因为我只用听从我母亲的命令就够了。”

  “十二岁那年,我随母亲回中国安葬我的外祖父,在墓园遇见了ling,没有浪漫的过程,在电脑市场又遇见了她一次,依然不浪漫,她当我是帮她挑选电脑的免费帮手,我那时只是一个小矮子,而她已经是风华正茂的少女。”

  “ling和我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她好像有用不完的活力,即使明知某件事有可能白费力气,却仍然执着去做好它,在她眼里,结果总会是好的,在我的影响下,她开始学习计算机课程,而我在她的影响下决定冲破我母亲给我的枷锁,追求自己的梦想。”

  “你们都知道她现在是general?agic技术部总工程师,但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她真的很笨,”关仰天压低声音说,“即使我从来没在她面前说过她笨。”

  众人这时都笑了起来。

  “可就是这么笨的人,写出了e-drive,勤能补拙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非常幸运,在很早的时候就找到我钟爱的东西,技术是其中之一,而ling的存在填补了我空缺的生活,因为如果不懂真正的爱,即使成为一位信息工程师,你也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的机械劳动,ling让我找到人生的目标。”

  “十六岁时,我和jin合作为史蒂芬赫茨教授做了一个项目,被邀请去general?agic公司参观学习,当时他们正在为本公司落后的手机系统烦恼,我当时想也许我可以试试,我花了三个月时间,写出了agic?cap,并且卖给了谢菲尔德。”

  “十八岁时,我考进麻省理工,后面的大家也都知道,我读了六个月之后就退学了,对我个人而言,在学校里已经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和jin一拍即合,决定创建一家公司,也就是riffsy,六年的时间,这个公司从只有我们两个人发展到现在超过两千名的雇员,价值超过一百亿的大公司,不久之前,才刚刚发布了我们至今最好的安全产品。”

  关仰天详细介绍他和周璟的创业过程,每个人都听得聚精会神,白手起家的奋斗史真的很令人振奋,尤其是当事人本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而他居然没有依靠家中一分钱,太励志了。

  “如果问我创造事业要素,我认为,你必须要明白你所爱的是什么,无论是东西还是个人。”

  关仰天最后一句话落,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关仰天的演讲无疑深入人心,打动了许多人,让他们受益匪浅。

  接下来是提问时间,瞬间举起了数不清的手。

  关仰天随便选择了一个,

  男同学很激动,马上说道,“您好,我想问一个关于ling小姐的问题,当初她的图文视频网站g前景非常好,她为什么要卖给你们,真的是因为不善经营吗?抱歉,我不太相信这个理由。”

  如今g在关仰天手上已经发展成一个大型社交网站,单单是这个网站的估值就不可预量。

  男同学问出了众人都想知道的□□,与其说卖,g不如说是凌琳送给了关仰天。

  关仰天并没有被男同学的问题为难到,他坦然的说,“g中有我父亲的注资,ling认为这个网站应该由我运营更好,而她现在依然占有g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台下一片哗然,

  他们疑惑,关仰天的父亲又是谁?

  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可惜关仰天并不愿多谈这个话题。

  接下来又有几个同学提问,都不是刁钻的问题,关仰天耐心的一一解答。

  最后一个问题被一个女同学抢到,

  “我想知道您和ling小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这是一个涉及的问题,一般人不敢这么直接的问,可是八卦大家都喜欢,纷纷竖起了耳朵,没想到关仰天竟笑了,这笑容迷得女孩子们都移不开眼睛。

  关仰天看着问问题的那女孩说,“很快。”

  那个女孩呆呆的望着他,她突然觉得自己可能要找不到男朋友了。

  试伴娘礼服那天,容安娜问凌琳,关仰天怎么对她求婚的。

  凌琳笑起来,“我记不清了。”

  容安娜不可思议,“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能记不清?”

  “他在我耳边念叨了无数遍,都快成祥林嫂了,所以这一次,我就答应他说,好,我们结婚吧。”

  容安娜无语,“结婚被你们弄得跟过家家似的。”

  凌琳但笑不语,她和关仰天在一起太久,已经习惯对方的存在,结婚反而只是一种形式。

  实际上,求婚那天关仰天很晚才回来,她已经先睡了。

  第二天她一睁开眼,就看到趴在她身边熟睡的男人,他睡得很熟,眼睛紧闭着,可以看到长长的上下睫毛叠合在一起,深而浓密,他的嘴唇轻张,可以听到均匀的呼吸声。他的睡姿和他的人一样,安稳可靠,他可以抱着凌琳一夜不挪动身体,只为让她睡得香甜,哪怕手臂发麻也不在意。

  凌琳不由伸出手,刚碰到关仰天的脸,他就惊醒了。

  不等她说话,关仰天用掌心包裹住她的手,她感觉到自己手中多了一个东西,是一个墨蓝色的小盒子。

  凌琳心中已有预感,打开一看,果然是一枚戒指。

  很朴素的样式,银色的戒环,上面有一颗蓝宝石。

  “你该嫁给我了吧,”他说,双眼静静望着她,溢满了温柔。

  如果容安娜知道关仰天是这样求婚的,恐怕会更失望,并嗤笑一声毫无情调的男人。

  凌琳在关仰天的注视下,把戒指戴到无名指上。

  关仰天勾起了嘴角,笑得很得意,好像在说,你终于是我的了。

  眼看就差一点点,凌琳突然停下来,说,“不过,你得保证你永远不嫌弃我老,不嫌弃我丑,不嫌弃任性,不能被年轻小姑娘勾引走,永远都要好好爱我,永远永远……”

  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关仰天的吻堵上了,他紧紧抱住她,用行动回答了自己的承诺。

  在即将三十岁的时刻,凌琳终于决定把自己嫁出去,她很清楚,这一次,她不会后悔。

  关仰天背地里早就开始策划婚礼,不仅准备好容安娜的伴娘礼服,也准备好她的婚纱。

  这套婚纱美得令人窒息,如一朵扇形的白色长春花,开在她身下,恰如其分的显出她纤细的腰身,百合花领贴在她胸前,清丽而柔美。

  这便是出自大师之手的艺术品。

  凌琳穿好一身婚纱就花了半个小时,还是在两个人的帮助下,身后一个人帮她执裙,一个人拿着钻石头冠和头纱。

  “ling小姐,如果有哪里不合身,您一定要告诉我们,”一位助理对凌琳说。

  “腰,”凌琳扯了扯腰上的纱料,不敢用力,怕把衣服弄坏了,“还有些紧。”

  助理感到奇怪,“这是设计师完全按照您的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