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公务员考试(1/2)

加入书签

  红花会占据福宁府已经两个多月了,在这两个月里福宁的百姓们感受到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气息,无论是县令这一级别的父母官,还是仅仅管着税收催缴的微末小吏都比我大清的官吏和善了许多,市面上的泼皮混混也全都被关进了大牢里,市面上的风气为之一新,有那胆大的投奔红花会从军的家庭,家庭很快得到改善;就连那些普通百姓,没了苛捐杂税的压榨,也难得的赢得了喘息的时机。

  既然现在局势安稳下来,朝廷的兵马大败之后又迟迟不见再次进攻,有些不得志的读书人开始频繁走动起来,这一日福宁府城之中,一所破旧的大宅子里,几名书生打扮的人坐在亭子中间,喝着苦涩的劣茶,小声的说着什么。

  “林兄,这红花会短时间内怕是灭不了了!我看这城门口看管的并不严密,吕秀才和常秀才他们都偷偷跑出去到福州投奔亲友去了,林兄你为何不走?”,一个长衫上补丁摞补丁的干瘦书生问道,要是林秀才要走的话可得求他把自己带上,如此以来自己在福州的日常花销就算是有着落了。

  “我家没落已久,福州的那些关系早就断了!”,林秀才大大方方的回答,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窘迫,“如今除了这栋宅子,我什么都没有,留在此地还有活路,去了福州怕是只能要饭了!在下并非不想走,实在是走不了啊!姜兄要是想去福州我这里还能凑出几两银子给姜兄当路费,出门在外不易,姜兄莫要推辞。”,林秀才一颗玲珑心早就听出了他的意思。

  姜秀才面上一红,连忙摆手。“小弟不是这个意思,林兄如此大才都在福州找不到生计,我这点斤两也就不用去了!”。其他人也跟着点头,想必是和姜秀才心有戚戚。席间再次沉默。

  茶喝干了一壶,终于有人忍不住说话了,一名姓劳的童生字斟句酌的试探道,“我看这红花会也不像能成事的样子,说不定过些日子朝廷大军就能打回来了!”

  “劳兄何出此言?”,姜秀才立刻假装不知的反问道。

  “这不是明摆的么?”,劳童生立刻来了精神,手舞足蹈的解释道。“这自古以来凡是人主起事,首重人才!这红花会占据福宁之后,莫说上门拜访贤才了,连招贤文书都没有一封,哪像是要成事的样子!”,说起这个劳童生就有气,红花会入城之初他还想着这伙贼人的大头目会挑着金银珠宝上门请他出山,他已经做好了把金银扔出门去大声斥责贼酋的准备,奈何别说大头目了,连小卒子都没来一个!

  “劳兄怕是动了给红花会效力的心思吧?”。林秀才眼神犀利洞若观火,不待他反驳接着说道,“眼下烽烟四起。这红花会对百姓可谓秋毫不犯,我观其日常行事也颇有章法,说不定他们或许能成事啊!”

  “我大清入关百年,现在是铁打的江山,哪有这么容易就倒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