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兰封(1/2)

加入书签

  ps:看《陈家洛的幸福生活》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这番话都是陈家洛在装昏迷的时候想好的,怎么说都当了那么长时间的老师,对于心理学也不算陌生,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对文泰来和余鱼同的死没有任何表示的话,恐怕红花会的弟兄们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会嘀咕,对于自己今后的计划可是非常不利的,但自己如果先行表示内疚,那么他们就会主动帮自己找理由回避这次行动中的失误。

  事情果然按照他计划的发展,话音刚落性子急躁的无尘道长就第一个站起来试图把陈家洛扶起,“总舵主!十四弟他他”,他了半天也没好把咎由自取四个字说出来,“至于四弟,那张召重过于狡诈凶残,总舵主你刚出江湖不久经验欠缺了些也是在所难免。”,这时候也顾不上陆菲青在场了,把事情都推到死去的张召重身上。

  “总舵主,要不是你的话咱们兄弟可没一个是张召重的对手!”,赵半山跟着劝道,“要是那样四弟临去之前还不知道要受多少折磨!”

  “是啊!总舵主,咱们干的就这掉脑袋的买卖!就算四哥在7¢,w▲天上也不会怨你的!”,其他人也纷纷过来劝说;陈家洛却一直跪在地上怎么说都不肯起来,满脸的内疚!

  “陈家洛!”,袁士霄忍不住大喝一声,一拍桌子走到他身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忘了那天和我说过的话么!”

  “徒儿不敢忘!”,陈家洛额头青筋冒起,“徒儿一刻也不敢忘!徒儿早晚有一天要把鞑子赶出关外去!剪了这猪尾巴,回复我华夏衣冠!”

  “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驱除鞑虏哪有不死人的!”,袁士霄语气苍凉,仿佛想起了当年死去的老兄弟,“现在死了两位兄弟你就受不了了?将来还怎么带着大伙儿去和鞑子拼命?从于老舵主组建红花会的时候就跟着他的老兄弟现在还剩下多少?于老舵主可有想你今天一样?”

  “徒儿徒儿只是”,陈家洛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总舵主,这些话就别再说了!免得寒了兄弟们的心。”,石双英冷冷的说道,“兄弟们自打加入红花会起,就没把这条命当成自己的!你这么说还是不把我们当兄弟!”

  “对,头掉了不过碗大个疤!”,卫春华打架向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对于生生死死比别人看的淡得多,“文四哥临死前杀了那么多鞑子的走狗,这辈子是值了!总舵主你要是再这么说咱们红花会还不如散伙算了!我这就上京城去,能杀一个鞑子是一个,好早日和老舵主、四哥他们团聚!”,说完就要转身出门!

  “总舵主!你可不能”、“总舵主!莫要”,其他众人赶紧拦住卫春华,同时纷纷劝说着陈家洛。

  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再下去就有点过了的时候,陈家洛缓缓站起来,“我陈家洛对天发誓,此生必将鞑子赶出关外,复我华夏衣冠,如违此誓有如此桌!”,说完一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桌子顿时四分五裂!

  众人还来不及叫好,就见陈家洛的嘴角渗出一股血迹,伸手阻止了众人的问候,陈家洛缓缓地说道,“四哥、十四哥的灵位在哪里?我要去参拜一番!”

  在心砚的搀扶下,陈家洛来到灵堂之中,骆冰一身素白跪在文泰来的灵前,章进拿着个碗在她面前不停的劝说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