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过河拆桥(1/2)

加入书签

  只见三只锦囊中各有一张一条,其上所书文字一模一样:欣闻将军大获全胜,孤王心甚慰焉。比奇下辖郡县原归中州所有,逆贼林夏玉叛国自立万死难赎。因遣三位将军一旦汇合,立即移师东进,攻破比奇擒拿逆贼。雪原王源出比奇,孤王亦知其难,若是建成此功,孤王已在庭议之时得帝首肯,奏封为比奇王,统辖九郡。若是有违上令,陆柏二位将军即行拿下,就地正法,毋须请示,其妻故忠王妃叶氏亦必遭凌迟处死。

  三人看罢,直看的面面相觑。陆陵素与龙腾交好,当下问道:“大王,此事该当如何?”

  不待龙腾回话,柏超大喝道:“陆将军,你这是何意?摄政王已传下大令,还有何商榷?请雪原王统帅三军,我等便进攻比奇。”

  龙腾本就不愿征战,之所以挂帅领兵全为报先帝知遇之恩。况且他曾亲口应承清明子不与比奇兵戎相见,又怎肯食言?此番凤天兆身故,他意在告假奔丧,哪里肯再出兵攻打母国?当下便道:“龙腾来意已经告知了两位将军,俗话道人死为大,即便兴兵也当容龙某料理完凤先生的后事再徐图良策。”

  柏超道:“雪原王是要抗旨么?”

  龙腾冷笑道:“抗旨与否,也不是你柏超说了算!本王要料理亲属丧事,你听不懂吗?”

  陆陵亦道:“雪原王所言不无道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柏将军,依本将看来,还是将此事奏禀摄政王,请他定夺吧。”

  柏超道:“战机稍纵即逝,陆将军身为统军大将,难道不知?等到上命传达,比奇城早就肃清了叛逆,到时还谈何奇袭?”

  一番话说的陆陵哑口无言。

  柏超继续说道:“林夏玉叛国自立凡三十余载,自先皇起便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陆将军难道不知?此时乃是诛杀叛贼的最佳时机,本将坚决执行摄政王军令。”

  龙腾道:“本王说了,要先行料理丧事。”

  柏超道:“摄政王军令写得明明白白,雪原王要抗旨不成?”

  陆陵忙劝道:“柏将军,不妨先让雪原王料理丧事,我二人所部先行发兵比奇如何?”

  柏超道:“不行!此时绝密,万一走漏了风声怎么办?”

  龙腾大怒道:“柏将军是话里有话呀?为何如此肯定本王会走漏风声?”

  柏超冷然道:“没有最好,那请大王在沙巴克城息心忍耐片刻,届时京中传来指示再做区处。”

  龙腾喝道:“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军将也敢软禁本王?实话告诉你,本王要为亲属料理丧事,不会同你发兵比奇,更不会在此等候上面指示!告辞!”

  陆陵还待劝阻,柏超喝道:“陆将军,还不将反贼拿下?你也要抗旨不从,附逆造反不成?”

  龙腾抬脚便走,边走边说道:“本王反与不反,还不是你柏超说了算!这沙巴克城是本王打下来的,城中尽是本王的部下,二位将军若再不识时务,休怪本王不念同袍之谊。”

  柏超冷笑道:“摄政王早就算准了你龙腾要造反,本将初时还不相信,现在还真就信了。龙腾,你往外面看一看,你雪原部的雷明会帮助你吗?”

  龙腾一怔,忙回身反问:“这是何意?”

  柏超将腰间佩剑抽出,大喝道:“来人!将反贼龙腾拿下!”

  此言一出,宫殿外立时涌出一队士兵,正是昔日的雪原所部,为首者便是雷明。

  雷明道:“大王休怪我等,末将只是奉命行事。”

  龙腾大喝一声:“本王为他昭续出生入死,到头来却要遭他算计?尔等随昭嗣作乱,是本王赦免了你们,到头来你们又要杀我?”

  众军闻言,不禁默然。

  柏超道:“众军休听他妖言惑众,摄政王有令,拿住叛贼者赏万金。”

  雷明道:“大王,得罪了!”挥手谓众军道,“来人啊,拿下!”

  龙腾大喝一声,早已拽了雷霆之刃先手,他不欲伤人,当即打倒二人,往沙巴克东门逃去。但听得沙城之中号角呜呜作响,一时间钟鼓齐鸣,众军闻得声响纷纷赶了过来,一时间便已聚集了数万人马。

  柏超亲自督战,传令众军务必擒拿龙腾。众军闻听赏赐丰厚,追踪起来更是拼命。

  龙腾跑了一阵,打倒四五十人,但眼见追兵越来越多,即便他再怎么神勇,又如何敌得过数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