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的路 那夜的月 第15节(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夏嵬在左佑时间轴清晰的诉说中慢慢放松下来,他想他又一次低估了左佑。左佑不想他委屈,说的矫情点,像是在给他一个名分,在自己最在意的亲人面前,不论面前这两位认不认,左佑都要把他介绍一番。

          “他工作能力很强,刚入职的时候我都是带着崇拜的目光看他,村霸闹事,他救过我两次,身手很厉害,家务能力也很强,做饭很好,我们的工作性质,导致我们两个人不能独留在一个城市,但是工作范围圈不会太大,一周聚几次这样……”

          左佑说着扭头看夏嵬笑了笑,夏嵬想抬手摸摸他气色不太好的脸,左佑唇色很浅,唇干裂的起了皮。

          “爸妈!我说这些不是在炫耀我离开你们过的有多好,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过的很好,以前是,以后也是,你们不论搬去哪里都不要担心我。……前些天,夏嵬的,一个朋友,割腕自杀,”左佑说到这,虞思彦捂嘴惊呼一声,左肃没出声,眉头却皱了起来,“他跟夏嵬是同学,跟我们一样,他妈妈不能接受他的性向,把他困在家里医治,并且认为一定能治好‘我们’这种病,结果他受不了,割腕自杀了,索性只是失血休克昏迷了十一天,结果他醒来,他妈妈还要把他送去国外治疗……”

          左佑说到这儿,左肃突然开口骂了句“愚昧!”

          左佑抬眼看夏嵬,眼里有光跳动,仿佛在等着夏嵬夸他。他继续说:“前天下午,我们帮他从医院逃出来,送他走了,所以……我很庆幸我是你们的儿子。”

          夏嵬心里触动很大,眼眶有些热,他转头看向一旁,这样的左佑他特别想抱抱。

          左肃想起昨晚夏嵬跟他们讲的这几年左佑的生活,在想想现在左佑讲的话,这个孩子一惯的报喜不报忧。果真是他的儿子,好样的儿子,已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迎着风雨成长为一株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根须稳固,任旁人冷眼唏嘘,他自成方圆。

          虞思彦拿拇指揩掉眼尾的泪,很是不解:“怎么这么祸害自己的孩子!”

          夏嵬也在想,如果孙阳天打小有一对像左肃和虞思彦的一样的父母,不知道他的结果会不会好一些?

          左佑:“我会长回来这里看看,我想,如果你们想见我,能不能留下回来的时间,或者……”

          左肃打断他,问:“或者什么?你就不能打个电话!”

          左佑抬头呆愣愣的看着左肃,眼里有泪光,反应几秒点头说:“能!”

          夏嵬没忍住抬手顺了顺他的后背。

          左佑动了动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