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宠之卿本妖娆,第一百三十八章(1/5)以任何,我都珍惜。”他啊,是懂她的。懂她为萧凤歌,懂-广州小说网
        • 第一百三十八章(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说:“你便安安静静待在我身边可好?”

          他说:“杀生予夺我替你可好?”

          夜里,很静,只有呼吸相缠的缱绻。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她沉默,久久,抬起眼,眸子在没有星子的夜,很亮:“你呢,我最最心疼的你,不惜任何代价里,你要拿什么去换。”

          拿什么?

          好像只要是他的,她都舍不下呢。

          萧殁揽着她,缓缓踩着一路灯火,嗓音悠扬,婉转在夜里:“因为你舍不得,所以任何,我都珍惜。”

          他啊,是懂她的。懂她为萧凤歌,懂她为他。所以,舍不得她的不舍。

          她想,多好,这个男人是她的,像长在她心口一样,懂她藏起来的所有心思。

          只是,她最想藏的,是他呢。

          容浅念盈盈地笑:“你是我的男人,我最最喜欢的人,我要怎么样才能什么都不做。”仰起头,望进他的眸子,“逸遥,我不能答应你,能做的,我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做尽了,阻止我的,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个干净,要我站在你身后,看你为我腥风血雨,为我杀生予夺,”缓缓摇头,清清的嗓音如此坚定,“逸遥,我做不到。”

          她啊,才舍不得呢,长在她容浅念心坎的男人,自然要融在心窝里疼着。

          容九啊容九,如此懂人心。几句话,叫萧殁心肠融了百转,软得一塌糊涂,轻叹:“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舍不得放任,又忍不得纵宠,想百般千般握着,却不敢重了轻了一分。

          他啊,真是无可奈何了。

          她倒好,窝在他怀里咯咯地笑,耍着无赖:“你说会一直一直惯着我由着我的,你是我男人,你就得听我的。”

          吻了吻她凉凉的唇,他浅笑:“我娶了这世间最难安宁的女子,便注定这一世担惊受怕。”

          然,如此甘之如饴。

          她扎在他怀里,笑着。

          年关里,风清的天,飘起了小雨,风,冷得刺骨。因着殁王妃畏寒,椒兰殿铺了一地的暖玉,外边风雨大作的,殿中倒是暖和极了,笼了一层暖玉的淡淡光晕,照得人越发慵懒。

          “人在哪?”

          声音一出,冷得与殿外风雨如出一辙。十三踩着暖玉,觉得脚底生寒,小心回着:“并未出帝京。”

          容浅念歪歪斜斜地靠着躺椅,搭起脚,阴阳怪调的:“藏在老娘眼皮子底下,胆子不小啊。”

          这语调,一听就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