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7章 大错特错(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豪门大宅里的勾心斗角郭莲青也见识过,想到此觉得朱柔的话未必全是真的,可她仍然选择站在朱柔一方,因为朱柔曾不止在一个地方给她撑足面子,现在她要是背弃朱柔倒显得自己忘恩负义了。

          “实情就是实情,哪儿来的添油加醋?”郭莲青轻轻启口,端足了贵妇人的派头。

          楚若心并不买账,甚至不加理会而是直接又对朱柔说:“还有件事要和小妈你说一声,我妈西郊那块地本身就是蓝家的,我身为她惟一的女儿是有权继承的,没有我的允许爸爸不可能把地拿出来给楚筱的婚事锦上添花。这些年来我和我妈都没住在楚家,你们母女若是以为只要住进去就能拥有一切就大错特错了,爸爸还没死,我也还活着呢。”

          “你住口。”朱柔看了一眼郭莲青和楚若心身后的杜禄,心里对楚若心恼得不行,恨不能将她撕碎了,“你胡说什么?若心,我与你好言说话,你怎么能这样抵毁我和你妹妹,你太不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里了。”

          “鸠占了鹊巢就成了长辈,那这长辈当得也太容易了。”楚若心冷笑,手放在轮椅上准备离开时又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奉劝小妈你一句,既然进了鹊窝就老实的呆着,楚家供你吃供你穿你再侍候好我爸才是你的本份,若是要打楚家产业的主意,还得问问我允不允许。”

          “你……。”朱柔闻声气得脸发青发紫。

          楚若心转过身看着杜禄笑道,“之前我路过这儿的时候有听见什么相亲之类的话,如果你的相亲对象是我的妹妹楚筱的话,我倒觉得你们俩很配,特别是还有个对你很满意的丈母娘。”

          楚若心是真心说出这番话的,只是在其余人耳中都听成了反话。朱柔气得不轻,当着郭莲青和杜禄的面,她忍了又忍才没拿起杯子砸向离开的楚若心。

          “真是没教养的人。”郭莲青愤愤道。

          朱柔哭了出来,抽出纸巾拭泪,“青姐你也看见了,在她眼里我和筱筱什么都不是。”

          “唉……。”郭莲青叹了口气,对杜禄说:“小禄啊,以后要是你和筱筱好了,可要为她和你朱阿姨撑腰啊,瞧瞧你朱阿姨都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

          杜禄笑着点头,那笑里却多了几分应付的成分,原来她就是沈慕辰的前妻楚若心,那个让他的损哥们儿赵初明魂牵梦萦的女人,的确有味道。比起楚筱,他到觉得这个楚若心更合他的味口,离过婚就是受过伤了,这样的女人疼起来是不是又是另一种风情呢?

          不想顺朱柔的意,她说了要住回

          ↑返回顶部↑

          目录